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用户登录
?
?
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长者风范
长者家园
推荐文章
长者风范
万里归来年愈少
发布时间:2019-08-20  作者:李 苑

王蒙,中国当代着名作家,曾任文化部部长、中国作协副主席,其小说、散文等被翻译成20余种文字出版,其中《青春万岁》《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已成经典。如今虽年已耄耋,仍笔耕不辍。2019年尚未过半,王蒙就先后在《人民文学》《上海文学》《北京文学》等刊物上发表了《生死恋》《地中海幻想曲》《邮事》等中、短篇小说,并推出新书《争鸣传统》和《睡不着觉?》。如此旺盛的创作力,让不少青年作家都自愧弗如。

走进王蒙的书房,一方书桌,两面书墙,就是他日常的创作环境。“这是我的车间,”提起写作,85岁的王蒙立刻容光焕发,“我只要一写小说,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每一根神经都在抖擞。”最近几年,王蒙的创作进入加速期,几乎每年都有两三部新作问世。这一方面归功于时代和生活的日新月异;另一方面,经过八十五载的沉浮打磨,王蒙依然有一颗青春少年的心。

“谁的青春都不是吃素的”

2010年4月28日,王蒙先生在北京大学做了一场题为“青春万岁”的主题演讲。他幽默地说,我们这一代人,用现在的说法就是“三零后”,这一代人赶上了旧中国的灭亡和新中国的诞生,我们的青春当时牛得不得了!我们喜欢唱的歌是:“我们的青春像烈火般的鲜红,燃烧在充满荆棘的原野。我们的青春像海燕般的英勇,飞翔在暴风雨的天空。”那是什么样的青春啊?把自己的青春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青春完全结合了。现在回顾起来,我们更加感觉到青春充满了激情、理想、浪漫,充满了献身精神。

王蒙的革命之路开始得很早。365棋牌游戏代理365棋牌.apk.1(2).111岁,他与北京的地下党建立了联系;14岁成为地下党的候补党员;15岁当上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干部。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从少年时代起,就参与到建设新中国的斗争中。”1953年,19岁的王蒙在共青团北京市东城区委工作。此时,中国的青年学生们经历了旧中国的土崩瓦解,面对新中国的百废俱兴、万象更新。大家都充满了希望、朝气、信念,相信从他们这一代人起将过一种全新的、无私的、非常光明美满的生活,需要清洗的只是旧社会残留下来的污垢,而且觉得这种情况不会比做几次大扫除更困难,这也是当时全社会的共识。王蒙的想法和同龄人一样,而且,他认为自己有责任把这段历史和这段历史时期少年、青年的心史记录下来。1953年秋天,王蒙开始动笔创作首部长篇小说《青春万岁》,悄悄写了一年,完成初稿后他请父亲王锦第帮忙拿给北影厂编剧潘之汀过目,潘称赞王蒙有了不起的才华,把小说推荐给中国青年出版社。

1955年,团中央发出号召,要全国青年和团员学习苏联作家尼古拉耶娃的中篇小说《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此书描写了一个刚刚走入社会的女农业技术人员娜斯嘉毫不妥协地与一切阴暗现象做斗争,改变了集体农庄旧面貌的故事。王蒙凭借自身基层工作经验,于1956年4月写成短篇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王蒙写作有两个目的:一是写几个有缺点的人物,揭露工作、生活中的一些消极现象;二是提出了现实生活中反官僚主义的问题。小说在《人民文学》上发表后,受到极大关注,出现了各种反应,有人指控小说对官僚主义的描写歪曲了现实,因为北京根本没有官僚主义。对该小说的讨论,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他先后五次表达自己对于这篇小说的态度,强调保护青年作家王蒙。

有人问王蒙:您写作是靠文学天赋还是写作技巧?“都不是,我靠的是对新中国建立的感动,靠的是新中国开始时的‘所有的日子’。”一腔热血少年情,开启了他的文学之路。20世纪60年代,王蒙下放新疆。十六载风华正茂,抛洒在辽阔雄奇的边地上。那段岁月里,他与维吾尔等各族同胞朝夕相处,同劳动、共杯酒、学维语、唱心曲。这段人生旅程给了他丰厚的馈赠——他当时酝酿并创作的小说《这边风景》,尘封近40年后重修问世,于2015年一举荣获茅盾文学奖。

“谁的青春都不是吃素的,但年轻人早晚会尝到老年的滋味。”在北大的演讲中,王老风趣幽默,侃侃而谈。他还借用老舍《茶馆》里的典故谈青年与老年的关系,“年轻人牙好,但是花生豆不多;老年人花生多了,但是牙口不好了。”王老说的“花生豆”是指知识、阅历。王蒙在晚年大谈青春,有一次曾历数了他自己、王朔、郭敬明三个人文艺作品中的青春印记。王蒙说,《青春万岁》反映了他那一代人的青春,满怀对新中国成立的欢呼雀跃与热情;由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则反映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年轻人的青春闹腾劲儿;他看过《小时代》后又发现,随着社会发展,当今年轻人的青春开始变得多样化,年轻人的思想也愈加多元化。王蒙笑言,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青春万岁,年轻人和老年人要互相切磋、沟通。

青春不老,生命不老

八十多年的人生阅历使王蒙认识到,青春是万岁的,而仅此又是不够的。譬如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就说,青春太激进、青春太绝对、青春太幻想,因此青春往往会做很多傻事。王蒙从中体悟到了一些东西。他说,青春不但要有浪漫,还要有知识、有经验。对老人而言尤其如此,光拥有一颗青春的心是不够的,还要有足够的智慧和耐心,家国情怀。

王蒙书写政治历史,创作各种小说、诗歌、散文。他创作的丰富性,在一代作家中堪称翘楚。新书《睡不着觉?》是他首次跨界与睡眠专家合作的谈话式作品。“文学是人学,那医学更是人学了。”王蒙对传统文化的热情也与日俱增。近年来,他陆续推出《老子的帮助》《庄子的奔腾》《天下归仁》《得民心得天下》等着作。读者好奇,王老的创作生命力为什么越来越强、老而弥坚?“新中国的命运,就是我的创作源泉。”王蒙一语道出真谛。作为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他对国家和生活的热情似乎从未消减。老友冯骥才曾说,王蒙从“少年的布尔什维克”成长为“一个清醒的、经过各种磨练的布尔什维克”。王蒙的笔触一直应和着时代的声音,他的写字台上堆满了各种古今书籍。他每日创作,阅读;他每年远赴祖国各地,追寻岁月情怀。“我最近在研究荀子,颇有心得。”精神矍铄的王蒙又许下了新作之约。瞧,分明还是那个年轻的王蒙!

愿您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全部评论(0)
????????? ?
0/140
验证码:? ?
?
 老年教育杂志社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马鞍山路11号 电话:0531-82906425 邮箱:zglnjy@sina.com 备案号:鲁ICP备09016737号-4
  技术支持: 山东协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